Le mieux est l'ennemi du bien

關於部落格
Be better to be equal
  • 110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反核人士……你們在哪裡

 這裡呼喚的反核人士,不是那種認為龍門電廠是危險拼裝車因此只反核四、整體而言仍對核電觀望的反核人士;也不是那種厭惡台電、原能會、學者專家和民代廠商等利益共生交相賊、因為氣憤錢坑或程序不正義所以反弊不挺核的反核人士。
 
這裡呼喚的,是那種深切地恐懼核災爆發輻射萬年、誠摯地不願將核廢料遺留後世毒害子孫、因此悲憤吶喊著核能發電應該從地球上消失,多留一秒鐘都無法忍受的那種反核人士。
 
社會現在正需要你們。
 
近日在立法院審查非核家園推動法草案,初審通過未來將不再核發核能電廠的使用執照,若是未來三讀通過,形同以立法手段直接宣判核一、二、三廠不能延役,連帶也堵死了重啟核四的可能性,非核家園忽然近在眼前,這可是驚天動地的大事,怎麼會只是一日新聞?總覺得輿情環境缺少了些什麼?
 
不知是否巧合,隔沒多久,經濟部能源局響起限電警報,由於缺水導致水力發電停擺,火力發電更因無水可運作冷卻系統而降低發電效益,加上台電七部機組即將要進行歲修或更新,若屆時核一廠一號機無法併聯發電,備轉容量率恐降至1.7%,將創十年新低,最壞的狀況預計五月下旬就會停限電,緊接著又是六月到九月的夏季尖峰用電期,持續缺電對經濟發展與民眾生活的負面影響將難以想像,如此迫在眉睫可預期將動搖經濟命脈的危機時刻,又讓人覺得社會氛圍為何缺少了些什麼?
 
是的,我們缺少了反核人士。
 
不就是你們賜予政治人物勇氣,在國會殿堂中不計後果斬釘截鐵的封殺核能發電嗎?眼看勝利在望,為何沒有齊聚街頭高歌歡唱、為投下贊成票的那些立委們泣謝加冕?為何不趕緊計畫如何在最後關頭發揮動能強化施壓,給那些企圖想踩煞車的關員們迎頭痛擊?難道是擔憂自身所擁有的資源、權力或政治利益,將與核電議題一起從此消失嗎?
 
更重要的是,在無電可用的前夕,我們已經不需要知道更多核安風險、更沒時間辯論各種替代能源成熟度,我們立即需要執行反核人士的具體發電方案、需要實際檢證反核人士推銷的所有節電手段能否達成安全備轉容量率。極致的說,如果供電量只有現在的三分之一,那就不只是企業放不放無薪假或是民生物資會不會短缺的問題,而是農林漁牧這類第一級產業都未必能夠生存,所有經濟活動會全面性倒退的問題;如果電費貴三倍,那就不只是民眾冷氣會不會少開或是願不願意隨手關燈的問題,而是產業會大量出走到電力成本低的國家,失業率攀升,而物價隨電價高漲,是根本性的衝擊到人民生活底限與國家發展的問題,屆時,反核人士除了無用的激情,是否能應許我們得以依賴的解答?
 
綜言之,公共交通運輸的維持、金融系統的持續運作、各項基礎工業、科學園區或服務業的產能、醫院的維生系統甚至是基層治安防護及國家資訊安全,都在等待著,當時那些精神領袖、衛道先鋒、媽媽團體、藝文偶像,乃至於隨之上街的十數萬所謂反核人士,在此時站出來,負起你們應負的責任:告訴社會大眾「電從哪裡來」!試想,多少中小企業主終生的勤奮成果會因為一季限電而付諸流水?多少母親要在燥熱酷暑的深夜裡安撫啼哭的嬰孩?反核人士是否真的知道,美夢實現後迎來的,可能是漆黑一片的漫漫長路?
 
核能發電的重大危安事件多到不可計數,沒有人應該相信核電廠的事故率是百萬分之幾,無須各界再去推估爭辯。如果核能發電風險極低,資源匱乏的台灣早就應該蓋到兩位數以上的核電廠來降低產業成本、提升國家競爭力了,何必一到夏季就要以價制量、讓民眾為了節省幾百元電費而整晚汗流浹背?但核電廠所代表的低價穩定能源之所以能讓政府刻意迴避事故機率或嚴重性,恐怕是因為「我們事實上沒有選擇」,當大家在討論台灣要不要繼續興建核電廠的時候,某個程度上其實是在決定「台灣有沒有本錢放棄活路」。既然反核人士認為台灣有拒絕核能的資格、進而決定以天真熱血的理念高調吸引目光、以恐懼訴求的資料堆疊成功影響政策,又不接受任何官方的折衷方案,為何現在卻不見任何人現身繼續指點迷津?為台灣點亮能源前途明燈?
 
反對或唱衰任何政策都很容易,如果除了提高電價和忍受無電之苦,反核人士提不出和現況相同效益的發電替代方案,那麼非核家園就應該是觀念、期許與態度,而永遠不會、也不該是所謂的政策或願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