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mieux est l'ennemi du bien

關於部落格
Be better to be equal
  • 110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為賀陳旦喝采 看見消費者權益的一線曙光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準交通部長賀陳旦,甫接受平面媒體專訪就主動針對uber的管理問題表示,新科技來臨的時代不應以合法、違法簡化問題,還要考量消費者期待,應該要參考國外作法客觀評估,設定合理的條件去規範。一番敢承擔、不怕事的胸有成竹態度,無怪乎讓蔡英文和林全一開始就視其為部長首選!
 
尤其是一句「若法律比較落伍就什麼都不能做了!」,更是點破舊政府官僚癥結。部會首長作為政策拍板的領導者,如果不全力以赴讓法規與時俱進,只用舊框架強力開罰,就想無視消費者擇優而選的市場趨勢,這種以不變應萬變的態度未免令人匪夷所思。願意選擇困難但正確的方向,以檢討政策、變革法令來擁抱新經濟型態,同時兼顧既有產業升級和消費者權益的準交通部長,上任後如何運籌帷幄十分讓人期待。
 
誠如部分法律學者的分析,uber所創造的汽車共享平台對汽車的所有權人、消費者及網路平台業者是一個三贏的結果,看不出有公權力介入管制的必要性。
 
但由於舊的法令框架將營業車視為整體公共運輸架構的一環、而政府對計程車業的高度控管長期被當成保障消費者的唯一方式,因此未來新的法規該如何平衡及調和出新的市場秩序,確實是需要跨部會深入評估的議題。要有好的答案、首先要問出正確的問題,新政府不妨從下面兩個視角,找出管理共享經濟網路平台的最佳解。
 
第一個問題是,為何不能將uber當作運輸業者來管理?表面上,uber只是以結合行動裝置的新科技應用程式,取代傳統車隊(車行)所提供的調度派遣服務,同樣是藉由媒合司機與乘客換來利潤。但兩者最核心的差別之一是:平台業者讓消費者來決定「誰是司機」,運用即時透明的乘客評鑑系統維持高服務品質的競爭力,平台中表現不佳的分享者,會被立即「下架」而在服務市場裡消失(無論是否擁有職業駕照);相較於有執照但行為不當的計程車司機,即使被投訴離開車隊仍然能載客,自然會逐漸失去乘客青睞,這是現有車隊、甚至是政府介入管理所做不到的事。
 
第二個平台和運輸業者重要的差異:是平台業者讓市場供需來決定價格,同樣是運用即時透明的數據運算系統,來彈性評估特定區域或時間的服務費率,因此在跨年的台北信義區或情人節夜晚的高雄西子灣,可能會出現2倍甚至4倍的車資,目的就是刺激供給、讓願意付費的使用者能解決交通需求,這同樣是現況車隊和政府所無法滿足的市場效益。如果要墨守成規要求平台業者納入現有框架,形同扼殺已經受到市場肯定的顛覆性創新,唯有在維持網路平台特性的前提下,訂立新的管理規則,明文要求平台業者的法律義務,如取得營業許可的程序及標準、明確的分享者(司機)與使用者(乘客)進出規則、長期的行車紀錄保存和必要時配合執法單位要求的資訊開放等;並以強化消費者保障為目標,如必須提供保險、建立糾紛處理機制等項目,才能針對不同業種的核心差異,分別進行適當的管理。
 
第二個問題是,現有的計程車產業有沒有鬆綁因應衝擊的空間?首先,在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之下,沿用數十年前的運輸業管理邏輯,像是強制加入車行、統一車身顏色或車頂燈等管制來維護乘客安全性,本來不是唯一或必然的選擇。其次,面對多元化、客製化的市場趨勢,管制費率不但無法達成原本照顧司機的美意,改採開放彈性費率反而才能讓司機擁有提供差異化服務的選擇。最後,一旦平台業者合法納管,現況具規模的大型車隊同樣可以成立網路平台公司加入競爭,申請新的營業許可跨業經營,讓沒有職業駕照的分享者多一個平台選擇;而計程車司機也應該要有權力,同時加入網路平台及車隊兩種不同服務模式,以獲得更多載客的機會。事實上,平台業者由於預設的商業模式限制,只能服務有加入平台的使用者、也不允許現金交易,換言之,無論是習慣路邊隨招的需求、不使用行動網路與智慧型手機或信用卡的乘客,都還是只能仰賴擁有職業駕照的計程車司機提供服務,加上現有車隊已經行之有年的企業用戶合作模式,平台業者在合法納管後所帶來的衝擊其實應該理性衡量。
 
uber或airbnb只是共享經濟浪潮下最顯眼的獨角獸,可以想見的,無論是辦公空間、二手物品、停車位等分時共享;或是快遞、家廚、清潔、導遊等勞務服務,都將在科技平台中創造新的商業模式。「政府管平台、平台管市場」已經是未來的經濟發展趨勢,筆者衷心期盼,新政府的閣員能有更多賀陳旦們,拿出勇氣來為整合現有與平台產業管理,建立起一套法規調適的SOP,這不僅是為了讓跨國業者能受到法令管理、保障國內消費者權益,我們更相信唯有如此,才能加速催生出輔導本土平台經濟的良好環境,為發展科技新創產業注入一道希望活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